图片 1

  

图片 1

民生加银基金公司投资总监黄钦

  
“每个人应该选择熟悉的方式去投资,用自己的长处补短处,就像运动员一定要用自己习惯的方式去比赛,做投资也是一样。”

  证券时报记者 杨波 唐健

  “虽然在某些市场阶段投机气氛会比较浓,但并不可怕,从我们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,投机性的概念炒作不会超过一年,绝大部分炒作不会超过半年,只要能长期坚持理念与方法,以一年为周期来衡量业绩,是能够做出好业绩的。”民生加银基金公司投资总监黄钦来微笑着说。

  投资必须有相当的积累

  黄钦来走过了一条标准的基金经理成长的道路:本科在华中理工大学学习管理工程,研究生在厦门大学学习世界经济,1998年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国泰君安研究所任IT研究员,2000年加盟鹏华基金公司,做了一年多研究转做基金经理助理,2003年下半年正式成为基金经理管理鹏华50基金,2006年开始负责管理社保业务,同时兼管研究所。

  黄钦来在学校基本功扎实,本科偏理工打下了比较好的工科基础,研究生学经济又具备了经济学与财务分析的功底,非常符合投资研究的需要。他相当善于学习,1994年大四时就参加了相当于计算机本科毕业水平的程序员考试,并在湖北考区夺冠,1997年研究生三年级时,他获得了注册会计师资格,2004年更取得CFA的资格。

  从研究员到基金经理,是一个很大跨度的转变。黄钦来表示,研究员是行业分析师,只要把自己负责的行业研究透就行,而基金经理需要具备跨行业的研究能力,要对多个行业有较深入的了解,并在不同行业之间进行比较,还要具备一定的市场趋势判断能力,对上市公司也要有相当积累,长期跟踪上市公司。“基金经理一定要有一个积累的过程,从业五年能够做基金经理就算是比较快的,三年就不太正常了。公募基金经理的经典人物彼得·林奇就是在工作七年后才做上基金经理。”

  选择自己熟悉的方式

  研究员出身的黄钦来,非常看重公司的基本面与内在价值,看重公司估值、盈利能力和成长性。

  黄钦来告诉记者,民生加银的投资理念主要可以归纳为四个方面:一是主动管理,做积极的资产配置,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市场是强有效的,特别是新兴市场有效性比较低,做主动管理的优势比较明显,过去十年大部分基金的投资收益都远远超过指数;二是立足研究,市场有效性不足,就存在错误定价的机会,但只有通过深入的富于前瞻性的研究才能发现机会;三是专注价值,研究的方法很多,我们研究的核心是对资产的内在价值进行评估;四是长期投资,做到了前面三点,还需要事实上的时间,价值投资必须跟长期投资相结合,才能获取较好的投资业绩。

  黄钦来强调,每个人应该选择熟悉的方式去投资,用自己的长处补短处,就像运动员一定要用自己习惯的方式去比赛,做投资也是一样。“有些股票我就从来没赚过它的钱,这些股票从来没有给股东创造过价值,为什么要投资它呢?我不理解,就不去做。”

  基金投资不是一个人

  作为民生加银基金公司的投资总监,黄钦来强调团队的协作,“基金经理投资组合的管理是建立在团队的基础上,不可能一个人独立完成,而是需要一个团队一个系统来支持,各行业研究员与基金经理需要合理分工协同管理。”

  黄钦来负责投研团队很多年,他表示,基金公司投研团队的组建,关键要解决两个问题:一是团队的分工与协作,一个目标任务要分成不同的子任务,由不同的人去完成,不同的岗位之间需要紧密协作,团队才能够运转起来;二是一定要解决好交流与沟通的问题,投资不是单纯的一门严谨的科学,也不是单纯的艺术,而是二者的有机结合。判断公司有没有投资价值,靠估值模型解决不了问题,但完全不做定量的分析也是靠不住的。每个人都只看到一个问题的某些方面,需要大家充分交流与沟通,对机会才能有全面的认识,投资的结果才是比较稳定的。这就要求团队内部共同认可的投资理念与方法,比如究竟该用什么方法去赚钱,什么样的公司是有价值的,怎么判断公司的价值,在此基础上形成统一的工作语言,才能形成真正有效的沟通。

惠民加银基金公司斥资老板黄钦。  股市与实体经济 谁跑得快?

惠民加银基金公司斥资老板黄钦。  记者:现在,大家对中国经济已越来越乐观,宏观经济是否会走出V型反转?

  黄钦来:宏观经济的研究是非常困难的,在美国做宏观研究比中国要容易,因为它们数据的可信度高、体系比较完整,但在美国也没有多少经济学家准确能预测宏观经济,在目前的中国,对宏观经济很难形成一个清晰明确的结论。特别是最近公布的很多数据之间都有矛盾,比如发电量增长是-3%点几,而工业增加值是8%点几,很难弄清楚为什么会有十几个点的差距。但凭直觉与经验,宏观经济肯定是在复苏,最困难的时候肯定过去了,从房地产、汽车、家电的销售增长可以看出这一点。但经济复苏的速度与程度、还会不会二次探底,就很难确定了。从历史上看,宏观经济很少出现过V型反转,复苏的过程都是比较复杂的。

  记者:3000点关前的股市,难免让人有如履薄冰之感。这轮反弹,最终会否演变为一轮牛市?

  黄钦来:经济复苏了,企业盈利也在回升,信心也恢复了很多,股市也做出了反应大涨了,目前的问题是,股市是过度乐观了还是没有充分反应实体经济的复苏?股市与实体经济究竟谁跑在前面了,这个问题也没法回答,只能靠经验。可以确定的一点是,资本市场受情绪影响大,波动也较大,悲观时会过度,乐观时也会过度。

惠民加银基金公司斥资老板黄钦。  记者:在经济复苏与通胀预期的背景下,债市是否还有投资机会?

  黄钦来:目前,民生加银正在发行一只债券型产品——民生加银增强收益债券基金。从收益率角度来看,由于流动性非常充裕,造成债券的收益率非常低,基本上是历史上的低点,比如说持有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已降到3%,很难想象还会更低。从这种意义上来说,债市面临转折期,但具体的转折点还需要等待。此外,IPO启动将吸引很多资金流到一级市场,债券的收益率有提高的空间。从较长期来看,通胀预期形成,债券市场的收益率肯定会上升,美国过去几个月长债的收益率已经上升到接近4%。

  记者:通胀是否确定无疑?

  黄钦来:通胀预期确实在逐渐形成,只是时间问题还存在分歧,可能是明年上半年,也可能就在下半年。很多制造业的产能还是过剩,这部分过剩产能消化后,通胀的压力就大了。另一个推动力是上游原材料价格在涨,大宗商品价格大幅度上涨势必推高成本,从而推升终端产品价格。只要流动性不收,最终肯定产生通胀的压力。

  记者:民生加银下半年的投资策略是什么?

  黄钦来:下半年,我们总体上谨慎乐观,在流动性没有根本转变之前,市场趋势发生改变或出现大级别回调的可能性不大。另一方面,市场面临比较大的估值压力,大幅度上涨的机会不大,投资机会更多来源于结构的分化,我们会立足于行业轮动的机会,不断寻找相对低估的资产,把工作重心放在对结构调整、行业轮动的把握方面。

  记者:您认为哪些领域或板块机会最大?

  黄钦来:下半年仍然看好金融业中的银行股,虽然已有较大涨幅,但银行股的估值还是便宜,因为银行的盈利还是比较稳定。同时也看好消费品,包括食品饮料商业零售,这些行业的盈利增长比较稳定,但估值却比很多周期性股票便宜很多,相对低估。另外,很多家电股在二十倍以下,而家电业增长比较稳定,也值得关注。

  记者:如何看新能源的投资机会?

  黄钦来:新能源能够产生实际盈利的项目比较少,很多股票其实是停留在概念炒作上,估值也较高,能放心投资的品种也不太多,因此我们对新能源的投资保持谨慎态度。

&nbsp&nbsp&nbsp已有_COUNT_条评论  我要评论

&nbsp&nbsp&nbsp&nbsp新浪声明: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,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admin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