约两个月前起,老毕在《信报》的专栏周末多了一位“邻居”,由林森泽执笔的栏目“投资箴言”,搜罗古今中外智者金句,糅合金融市场最新动态,点滴挥发前人投资“养分”,盼能启发读者反思。

  去年12 月13 日登场的是“指数基金之父”博格尔(John C.
Bogle)。该文引用的金句是:“Forget the needle, buy the
haystack。”(既然能买下整座草堆,何必花时间找一根针?)选股难若大海捞针也许言过其实,但股海赚钱绝非想像般容易,老毕是清楚不过的。

  主动选股表现欠佳

  为证博格尔所言非虚,“箴言”栏主引述统计,发现过去一个月(迄去年12 月12
日)上证综指劲升17.8%,但1029只成分股中,仅248只(不足四分之一)股票跑赢指数;换句话说,落后大市的成分股四中有三。选股既然吃力不讨好,何不省点力气,透过指数基金或追踪指数的ETFs,押注阁下心仪的市场?

指数基金之父。指数基金之父。  博格尔毕生致力宏扬被动投资(passive
investing),一手创办的领航集团(VanguardGroup,又名“先锋”)更以低成本指数基金名扬天下。近年指数基金之父。基金经理十居八九跑输大市,战绩乃最有效的宣传,随着投资者对主动管理模式心灰意冷,资金源源不断流入领航,集团管理的美国资产(AUM)去年突破3万亿美元,全年录得2160亿美元净流入,破尽互惠基金纪录。

指数基金之父。  顺带一提,晨星(Morningstar)数据显示,2014年迄11月,投资者从主动管理型美股基金净撤资127亿美元,而同期流入被动型基金的钱多达2440亿美元。从这项统计可见,美股投资者固然弃主动取被动,但主动基金之失,远不足以解释被动基金去年接近2500亿美元的庞大资金流入。

  老毕相信,那显示:第一,股票以外资产例如债券,亦有被动压倒主动之势;第二,过去一两年重投股海的散户,绝大部分选择被动型指数基金。领航执此市场牛耳,于去年流入被动型产品的接近2500亿美元中独占2160亿,等于每10元投资接收差不多9元,对手只能“分享”它吃剩的残羹冷炙。

  价格竞争

  被动投资既是大势所趋,其他基金业者断无理由甘于吃领航留下的残羹剩饭,而不全力抢占这个市场。却其实,领航所以能在被动领域“一店独大”,原因非常简单:独特的企业架构令集团得以按“成本价”收取管理费(at-cost
fees),对手并非不想抢滩,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罢了。

  《华尔街日报》在报道美国互惠基金最新吸资形势时,提及领航在收费上的绝对优势。根据晨星的数据,领航每管理100美元资产,每年只收取18美分管理费,仅及主动型基金每百美元资产平均收取1.24美元管理费的不足15%!

  近年竭力抢攻被动领域的基金公司数不在少,大鳄就有贝莱德(BlackRock)、嘉信理财(Charles
Schwab)等,但以一般被动型基金每百美元资产平均77美分的管理费,如何跟领航的18美分争一日之短长?都是提供与指数看齐的回报,投资者自然不会跟自己的荷包作对,领航吸资遂无往而不利。

  领航并非上市公司,其竞争优势源自独特的企业架构,集团实际上由基金股东(投资者)拥有,收费水平以应付营运开销为本,管理费因而远低于对手。基金不滥收费用,省下来的钱留在投资者口袋,对回报自然有百利而无一害。

  香港强积金(MPF)收费向来为人诟病,供款人可选择的“低收费基金”(low-fee
funds),管理费由0.7% 至1.23%不等。

  以较低的0.7%为准,每百元资产管理费便是7角,跟强积金面世初期相比,算是一种进步。然而,比之领航一百元收一角八分,仍然天差地远。Vanguard
架构特殊,直接比较收费并不公平。值得注意的是,集团近年大力开拓包括香港在内的海外市场,但愿假以时日,这家基金公司能在MPF占一席位,让打工仔得享best
price(最优惠价)。

admin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